新华社发文谴责网络平台“盗播”奥运赛事呼吁依法严办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yncmkj.com.cn/,欧洲杯

新华社新华视点日前发文,文章认为,如今,网络观赛已成为广大网民暑期的一项重要文化活动,数以亿计的用户人群、规模庞大且持续增长的市场规模,让体育赛事网络直播成为公认的“金矿”。但由于盗播技术门槛低、法律维权成本高、公众版权意识仍待提高等原因,当前网络盗播体育赛事仍然屡禁不绝,近期的东京奥运会、欧洲足球锦标赛等均被一些网络平台侵权盗播。

据东京奥运会赛事直播版权方监测系统显示,自7月21日首场赛事开始以来,已发现42家网站侵权点播比赛。23日开幕式当晚,仅有延时点播权限的腾讯视频直播了奥运会开幕式。事后腾讯针对此事发布公告表示,直播行为“系对点播版权超范围使用”“收到版权方要求立即停止超范围使用,下线直播流”,并就此向公众及版权方道歉。

而据欧洲足球锦标赛版权方监测系统显示,从6月12日揭幕战起,国内就有百余个平台、渠道涉嫌侵权播出相关内容。7月12日欧锦赛决赛,版权方共监测发现直播侵权平台107个,电脑端126个。为吸引用户,部分平台还大张旗鼓地对直播进行宣传。

记者调查发现,网络盗播案件近年来上升趋势明显,从电竞类游戏到中超联赛赛事均有涉及。

此前,由于法律定义模糊,体育赛事网络直播版权保护难度很大。2021年6月1日起施行的新著作权法将直播、短视频等视听作品也纳入法律保护范畴,显著强化了相关权利法律保护力度,但治理网络盗播仍非易事。

一是盗播技术门槛低、成本低。盗播的核心是三点:突破版权方防火墙、录下赛事视频、放在网络平台上播出。记者调查发现,一些版权方设置的“防火墙”很容易被破解。互联网“防火墙”领域专家告诉记者,盗播网站往往通过更换域名、网站名称等方式持续进行违法传播活动,侵权方式多样,录屏APP制作最低仅需几百元,硬件采集卡也仅千元左右。

二是版权方维权成本高,部分“睁只眼闭只眼”。“按下葫芦浮起瓢,这边封了一个直播App,那边人家又做了一个。”多名版权方工作人员表示,创新传播方式、架设境外服务器盗播者种种操作令版权方维权困难重重。

中国移动咪咕法务团队表示,对体育赛事盗播进行侵权取证需要较高的固定证据成本,且维权成果往往并不理想。因此一些版权方选择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,这也为侵权者留下了“空间”。

三是巨大的侵权利益驱动。据第三方调查机构数据,2020年中国体育竞赛表演活动规模约为318.4亿元,体育直播用户规模为1.38亿人,且均在持续增长。多名专家表示,盗播从中获得的巨大利益可谓“肉眼可见”。如参考海外数据,根据一份行业研究报告,盗播给英超俱乐部每场比赛至少带来高达100万英镑的损失,西甲官方认为盗播一年造成损失超4亿美元。

四是公众版权保护意识仍有待进一步提高。“我们都是点开就看,根本也没有想过哪个平台是版权方。”沈阳市民丁先生坦言,除了音乐、电视剧和书籍,他并不知道体育直播也有版权。不少受访者表示,尽管一些侵权网络平台存在画面模糊、直播信号差等问题,但如果版权方提供的直播需要付费,他们便会更倾向于寻求免费资源。

“十四五”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中提到,实行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,加快新领域新业态知识产权立法。专家认为,解决体育赛事直播盗播治理难应多方发力、多维施策。

记者从国家版权局获知,东京奥运会期间,将在三方面加大监管规范力度:一是重点打击公众账号特别是短视频、直播平台账号未经授权集中批量在网络平台上传、传播东京奥运会赛事节目的行为;二是严厉打击公众账号提供奥运会节目盗播链接的行为;三是着力整治网站、APP等未经授权非法转播奥运会赛事节目的行为。

专家建议,有必要共建行政、司法、社会三位一体的版权保护新格局。有关部门应加大对侵权行为的联合打击力度。司法部门应建立健全判定赛事节目可版权性的裁判标准,合理分配侵权举证责任,对体育赛事直播侵权行为加大判罚力度。情节严重的,公安部门还应及时介入。

此外,各市场主体应创新技术手段,利用人工智能、大数据等核心技术打造监测、阻断、存取证等相关平台,为打击盗播提供技术支持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